中意山林 Liking Mountains

關於部落格
凡走過的地方都會一再的回味,先從您生活的周圍環境開始探究,再展延到郊外,自然生態的美妙總會讓您有不一樣的感覺。
  • 2316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20140914_山水台中霧峰林家萊園古蹟巡禮

台中霧峰林家萊園古蹟巡禮
2014.09.14.陳韋佐旅記
    經過1999年9月21日空前的台灣中部大地震浩劫,讓位於台中霧峰的林家花園宅第受損嚴重,幾經修葺,如今方始提供民眾團體預約參觀。
    記得2010年12月4日個人因緣際會下進入霧峰林家花園宅第,在解說員導覽下,穿堂過室走遍整個大厝,包括下厝將軍府、宮保第、福州戲臺、大花廳…及頂厝景薰樓群等。當時下厝大致整修完致,僅餘景薰樓群還是零零落落,連屋簷皆空。而對於另一座花園古蹟「萊園」,坦白說繞了幾圈都找不到影子,今日再訪才知道她是座落於現今明台高級中學校園內。
    一早來到明台高中校門,已經有團體魚貫進入免費參觀,守衛非常客氣指引我將車子開進司令台左側的樹蔭下。定眼一看,原來是一顆百年以上樹齡的「莿桐」老爺,和萊園一樣年紀。我用了一個鐘頭時間大致繞園一回,捕捉了多處古蹟影像,直到11點半許方與山水人文學會吳智慶老師等學員會合。
    進入座落霧峰火炎山麓的萊園首先映入眼瞼的是橫越溪谷流水「擣衣澗」(源自於九九峰之山澗)的「木棉橋」,水泥構築,橋墩鐫刻有「一九三0年十二月卅日竣功」字樣(日治昭和五年)。該橋原為木橋,1921年改建為水泥橋,1930年再改建成現況。「木棉橋」一名來自於原本橋畔的一棵木棉樹,故稱之。過橋之後就是萊園入口大門,初建時是一個四方亭,日治大正10年(1921)經改建成仿鐘鼓樓型的白壁園門。古樸的園門兩側有「林幼春」的一幅對聯,上書「自題五柳先生傳」、「任指孤山處士家」。吳智慶老師帶領山水人文學員穿過園門,眼前一片綠地,就從這裡開始任憑我們隨處找尋萊園自清光緒19年(1893)創建時及以後歷盡滄桑的模樣。
   
                              萊園入口古樸大門與水泥改建木棉橋                   吳智慶老師帶領學員進入萊園  


    環顧庭院四周景觀,通往文物展覽館小徑樹蔭下擺置有縮小版宅第屋脊模型與石桌椅,庭院中間有一古錢幣石雕造型,古趣盎然。在其後轉角靠近五桂樓後院門牆處矗立著頗具歷史意義的「鐵礮碑」。那是由林獻堂先生所立,進士陳望曾先生所著,相傳原有一尊鐵砲陪襯,現已不復見。
    故事大致是說:清朝年間臺灣有三大亂事,分別為康熙60年(1721)朱一貴之亂、乾隆51年(1786)林爽文之亂及同治元年(1862)戴潮春之亂,鐵砲碑所記載的故事恰好與戴潮春(或戴萬生)之亂有關。清同治元年(1862) 亂事爆發,戴潮春的部下林晟(憨虎晟)率領三萬大軍攻打阿罩霧(霧峰)莊園,正巧莊園內鄉勇多已隨林文察先生渡海至閩浙對抗太平天國。當時林家人單力薄,僅存近百壯丁留守,頂厝林文鳳先生帶領眾子弟抗敵,憑藉之前禦外抗法所留下的許多鐵砲洋槍,並有東勢角莊羅冠英與太平林家的支援,終於以寡擊眾克敵制勝,傳為佳話。林獻堂先生恐後世誤傳或此事跡被遺忘,因此於1921年立碑紀念。
       
                             庭院縮小屋脊模型與石桌椅                庭院古錢幣石雕                  庭院鐵礮碑
    循著鐵礮碑後方的圍牆圓門進入五桂樓後院,立著一尊1935年建立的林允卿先生銅像,他就是興建萊園的主人。屬於漳籍的霧峰林家來台傳到第四世後分為兩大家族,其一以林定邦為始祖,另一以林奠國為始祖,林文欽 (字允卿)為林奠國之子。林文欽秉性溫和喜好讀書,於光緒19年(1893) 鄉試中舉。因經營樟腦事業而富甲一方,遂營建林家頂厝,並在頂厝後面山麓闢建萊園以頤養母親羅太夫人。
    瞻仰林允卿先生銅像後,隨即以輕鬆腳步走回庭院,穿過萊園的小山門,內面別有洞天,是萊園建築的精華所在,曾留下讓後人不可忘懷的史實。
       
                                  五桂樓後院圍牆            五桂樓後院林允卿先生之銅像         由庭院進入萊園山門
    跨越萊園小山門,眼前華麗的建築物就是國家二級古蹟「五桂樓」。根據文物考據,現狀頗具洋風的五桂樓是日治明治39年(1906),亦即清光緒32年所改建,其初建於清光緒13年(1887)時叫做「步蟾閣」。當林文欽於光緒19年(1893)鄉試中舉擴建萊園後將五桂樓供做母親羅太夫人起居使用,一樓做為起居室,二樓做為看戲的位置,對面即演戲地點荔枝島上之「飛觴醉月亭」。原做為「歌臺」的「飛觴醉月亭」係1936年所改建的。五桂樓之名乃得自樓前種植的五棵桂樹,是其頂厝家族期望五位堂兄弟(紀堂、烈堂、獻堂、澄堂、階堂)能夠富貴騰達之喻。
    日治明治44年(1911),亦即清宣統3年,梁啟超曾經來到萊園做客,在這裡下榻五日,寫了許多朗朗上口的「萊園雜詠」詩詞。清光緒32年(1906)有「臺灣議會之父」美名的林獻堂先生與梁啟超初識在日本奈良旅舍,啟發他爾後文化抗日的民主運動意識。
        
                                         萊園山門圍牆與五桂樓                          五桂樓與小習池上虹橋
    從五桂樓走到小習池中央的荔枝島軒亭有一水泥橋,取名「虹橋」,橋上有「昭和十年十二月竣工」字樣(1935)。其前身是一座木橋,於明治39年(1906)所建。想當初戲班要從五桂樓藉舟楫才能夠上歌臺表演是多麼不方便的事,有了木橋以後問題才得以迎刃而解。小習池是萊園建園時一同挖掘的水池,由擣衣澗山泉水及池畔泉眼湧泉聚集而成,虹橋橫臥其上,將荔枝島與五桂樓連接在一起。
    在荔枝島上原種有數棵丹紅荔枝,故得名。當羅太夫人逝世後,林獻堂先生常邀文人雅士聚會於此把酒論詩詞。相傳當時的文人常醉飲望月,樂而擲觴,故有「飛觴醉月亭」之稱。來到軒亭仔細瞧瞧四柱的對聯字句,由林階堂先生提筆所書的「月明池影一樓靜,風動梅花隔崦香,香飄丹荔風三面,綠蘸清池水一奩。」詩詞,道盡飛觴醉月亭四周美色,真叫人留連忘返。
      
                                   虹橋與荔枝島軒亭(飛觴醉月亭)                                  虹橋與荔枝島軒亭(飛觴醉月亭)
    五桂樓四周猶如一座城堡,入口小山門的門額上書「萊園」,出口小山門的門額上書「書香」,步出之後即可通往林家祖墳。在「書香」小山門前有一古井,周邊林木蓊鬱。繞著小習池畔小道,綜觀亭院樓閣景色,無怪乎會引致文人雅士的雅性。
     
                         出口書香小山門前古井             小山門額上書香題字             小山門的書卷圍牆造型
    林氏家族祖墳在萊園後方的小山丘上,循著階梯爬到墓塚頂上,其下霧峰鄉城盡入眼底。近前觀察墓碑,中立者為十七世林母羅太夫人,其左手邊為十九世林獻堂夫婦,右手邊為十九世林階堂夫婦。整座墳墓是以水泥建材構築,雕工如同木雕般細緻,有水泥匠曾仁、曾榮、廖伍的落款,真可謂絕世佳作。
     
                                      雕工細緻的林氏家族祖墳全貌                        林氏家族祖墳的正面三個墓碑
    從林氏祖墳左側沿步磴而下,明台校舍一隅矗立著一座「石頭公」,由一大卵石刻成人形五官,背部附著貝殼,全身被翠綠小葉包覆,造型奇特,趣味盎然。初看不覺得有任何代表意義,仔細端詳方知是林氏祖墳的「后土」。是紀念開臺始祖「林石」公而立的。穿過大操場來到文物館二樓,展示很多林家的古文物,琳瑯滿目。掛在壁面上的橫額「文魁」是林文欽先生於光緒19年(1893)高中舉人的見證。一樓古鐘與兩側對聯引起多數學員的興趣,佛言佛語「要除煩惱須成佛  各有來因莫羨人」意味深遠。
     
                                           林氏祖墳后土的石頭公                             文物館一樓古鐘對聯
    一路轉到大操場後方,循36高階(1931年建)登上小山丘,眼前的建築物就是「夕佳亭」,原位於萊園中央花園內,即現今的大操場位置,後來遷移此地。當時霧峰地區還沒現代建築物遮蔽的時候,日落黃昏將萊園美景充分展現,有「夕陽無限好」之喻,故名「夕佳亭」。根據記載,夕佳亭建於清光緒19年(1893),林獻堂先生於1930年代重修,民國88年(1999)毀於九二一大地震,民國101年(2012)重建,以延續林獻堂先生之精神。
    在夕佳亭的對面豎立一根石燈座,一面鐫刻「奉獻豐原郡教育會」,另二面分別是「昭和十一年三月建之」、「民國乙丑年三月十四日」。另在司令臺後方也豎立一根「恩師林竹山夫子頌德碑」,乃其門生等為感念恩師德澤而立碑述德。經端看「櫟社二十年題名碑」署名,方知林竹山先生與林獻堂先生為同時期志士文人。
    建於民國38年(1949)的「恩師林竹山夫子頌德碑」,是林家子弟們為紀念林竹山先生傲人行誼而立碑。起因於日治時期日人強烈推行日語教學政策,禁止漢學授課,當時林竹山先生以不屈不撓精神仍然堅持教授漢學,啟迪學子。這種圓柱型紀念碑有「德性圓融」的深邃意義,現今台灣誠屬不多見。
    
                  操場後方小山丘的夕佳亭           夕佳亭前方石燈座                       林竹山夫子頌德碑
    在司令臺右後方小山丘旁矗立著一座「萊園一家」石刻,是「萊園中學」在民國38年(1949)成立時的第一任校長林攀龍先生所親題。他認為師生上下親若家人,如此方能「互相扶助」,才能發揚改造社會的力量。
    緊鄰「萊園一家」石刻的小山丘上有一座頗具民主意味的「櫟社二十年題名碑」,建於日治大正10年(1921),是在櫟社成立二十年後建立的。碑文中記載林獻堂先生如何組織櫟社,成員中有多數當時赫赫有名人士,如連雅堂、林幼春…等。櫟社成員常聚集在萊園吟誦詩詞,美其名為詩社,實則藉吟詩懷念故國。
    「櫟社二十年題名碑」是一座水泥雕塑碑,其雕工精美絕倫誠屬佳作。從它的正面仔細端看,麒麟水泥雕塑的風姿真是難得一見,現今能夠仍然保持那麼完整者真是稀少。
     
                 林攀龍校長親題萊園一家石刻                櫟社二十年題名碑              題名碑基座的麒麟雕塑
    繞道校園後方的萊園路,也就是夕佳亭小山丘腳下,有一座原屬萊園範圍內的土地公廟稱作「萊園福德宮」。從沿革碑述文得知,原稱「松竹亭」的土地公廟於清光緒10年(1884)由霧峰林家望族錦榮公建立,文欽公敬奉於林家花園內。在有清一朝地方若有傑出人士被冊封為王侯將相時,福德神像得雕塑戴帶宰相帽,因林文察先生被官封為太子小保,故原有金尊雕戴宰相帽供信眾膜拜。目前土地公神像並非原來金尊,原金尊已經不知去向。執事者在重塑神像時可能不了解典故,因此目前的土地公神像並沒有戴帶宰相帽,僅以紅布包裹頭頂部而已。本「萊園福德宮」供奉土地公、土地婆,上方匾額「松竹亭」明書「光緒十年」字樣,為建宮歷史做一明證。
     
                                                       萊園後方圍牆外福德宮                   清光緒十年松竹亭匾額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