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中意山林 Liking Mountains
關於部落格
凡走過的地方都會一再的回味,先從您生活的周圍環境開始探究,再展延到郊外,自然生態的美妙總會讓您有不一樣的感覺。
  • 2481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20140325_我的台北紗帽山步道自然史蹟導覽

     從前山公園陽明湖登山口爬坡登山,直達山頂觀景台有1.2公里的「之」型石階坡道,兩側林木蒼翠密集,原生種類繁多。不時可看到亭立的台灣桫欏,樹狀類似筆筒樹(蛇木),仔細瞧仍可以其不同特徵予以辨別。台灣桫欏的老葉會從葉柄地方垂下不脫落,葉片形成美美的樹裙;筆筒樹的枝葉會從葉柄地方自然脫落,留下斑斑蛇鱗紋,其葉叢生於幹端,毛茸茸的幼葉呈捲旋狀為它增色不少。
    步道沿途滿山遍野的「栗蕨」匍匐在坡地上,它是地生植物,又稱作北投羊齒、溫泉蕨,頗貼近當地環境。想認識它很簡單,仔細觀其葉軸上緊靠的四枚小羽片,像極隻隻欲振翅飛揚的蝴蝶,饒富趣味。

   
        前山公園陽明湖登山口         亭立之台灣桫欏與坡上栗蕨       振翅欲飛之栗蕨(蝴蝶蕨)
    台灣原生種楓香樹一般供做行道樹,高高的樹幹亭亭玉立,枝葉在風中飄逸顯得風姿綽約。行走在步道中,楓香亮麗的葉片幾乎成為林野間主角。有時我們會把青楓(槭樹)誤當楓香看待,簡單辨識楓香就是先看它的葉片,一般是三裂(有時五裂),葉序互生。再來隨手摘下葉片,輕輕搓揉後貼近鼻孔聞一下,真正的楓香會散發出香氣,這是它得名的由來。楓香樹下常會發現滿地都是帶刺的圓球形蒴果,如果您曾經路過台北市中山北路,自然而然就會認識它們。
    曾經探索基隆河的源頭「平溪薯榔村」,僅知先民在當地種植大片的染料植物-薯榔,但不知道它的長像。今日經文史學者吳智慶老師的指點,才得以清楚望見薯榔的廬山真面目,就橫躺在步道的側邊。薯榔是多年生宿根性纏繞藤本植物,它的塊莖常裸出地面,與另一種植物-大菁同樣是早年民間染料的來源。
    放下腳步細細地探詢那林下的花草,沿途對於孩提時期就認識的「清飯藤」並沒有特別注意,不過它真正的名稱「火炭母草」倒是我第一次聽到。多年生草本的火炭母草又叫「烏炭子」、「冷飯藤」,引人辨識的特徵是葉面有三角形暗紅斑塊,它的花、果及嫩芽常是帝雉等鳥類的餐食。
   
         台灣原生種楓香樹             塊莖可作染料的薯榔           通稱清飯藤的火炭母草
    夾雜在叢林步道兩側的植物生態非常豐富,俗名「豬腳楠」的紅楠隨時跟登山客打照面。這個初春季節,新抽出的紅色幼嫩枝葉挺立枝頭,形狀就像令人垂涎欲滴的紅燒豬腳。如果將枝幹砍下來,會產生膠質的黏液,所以也有人稱之為「鼻涕楠」。紅楠是樟樹的近親,葉子呈長橢圓形,隨手摘下一片揉搓,會有強烈的氣味,它與香楠同為線香之原料。
    造物主給山間留下很多的巨岩,靜靜地矗立在陰濕角落,正好提供「伏石蕨」生存的空間。「伏石蕨」當然也喜歡攀附在大型樹幹上,過著它逍遙的日子。森林中很多寄生植物必須仰賴寄主提供養分,「伏石蕨」較為特別的是不靠寄主,靠自己吸收水分,自己行光合作用產生能量,實際上是附生或著生,不是寄生。
    林中蕨類植物眾多,特別是「芒箕」佈滿整個山坡林下,將大地點綴得異常翠綠。它是多年生草本植物,具有水土保持作用。聽吳老師解釋,它的枝葉昔為當地原住民姑娘採摘下來作為頭飾之用,以增添她的豔麗。
   
        俗名「豬腳楠」的紅楠       附著樹幹或岩壁的「伏石蕨」     常為原住民頭飾的芒箕
    經過曲折的坡面之後,來到途中一處算是開闊的平野,林蔭下呈現珍貴的史蹟,是我們亟欲探索的目標。從陳霞林祖母的墓碑看來,不難了解一百多年來陳家就已經在這裡深根。路側有一塊好似經過切割的岩石,岩面兩側刻劃著「陳界」、「何界」,推論應是陳何兩家的土地地界。不遑多論,岩石右邊屬於清咸豐舉人孫霞林家的,「陳媽李孺人」就墓葬於此。孫霞林是清末大稻埕有名士紳,從旗桿座刻字「「咸豐乙卯科中式六十六名舉人孫霞林敬立」即知梗概。陳霞林祖母墓園建於清道光壬辰年,即道光12年(1832),得以在祖墳上設立旗杆座,以示光宗耀祖。陳霞林的後代於民國66年(1977)重修祖墳,今日適值接近清明時節,墓園已經有人整理過。
   
               岩面兩側刻劃「陳界」、「何界」     標示舉人的旗桿座           陳霞林祖母墓園遺址
    在陳霞林祖母墓園左前方近處也有一座墳墓,墓碑上石刻著「西源陳門烈婢周氏墳」,重修於道光甲辰年,即道光24年(1844)。多數學者比較好奇的是「烈」婢女墳的當時代意義,如今尚無定論,就當作往事雲煙吧!離開這處古墓,當接近紗帽山頂前,又可發現一座清代古墓,石碑上刻著「張門許氏孺人之墓」,建置於清道光乙未年,即道光15年(1835) ,其來頭就略遜於前者。
當繼續前進,大樹與路標之間就是紗帽山的最高峰,路標右側進入可看見安山岩的影子,路標左側近處路邊立著紗帽山編號第1021號三等三角點,此去下坡可抵大埔登山口,距離1.0公里。
   
         陳霞林祖母之烈婢墳           張門許氏孺人之墓           紗帽山海拔643公尺頂點
    在紗帽山頂點設有觀景平台,往前方看過去是七星山,我們在這裡駐足休息,仔細品味大屯火山系各主要山峰的英姿。為此行留下回憶,我則站在安山岩上,背倚七星山,央請金龍大哥拍下這幅畫面。
    從觀景平台除可眺望七星山外,前方大屯山、小觀音山…等也盡收眼底。登山之前公車經過的中山樓此時就在山腳下不遠的地方,讓我們可以欣賞到她的全貌景致。同時,陽明山國家公園遊客中心也近在咫尺,遙遙在望。
  
        紗帽山頂點觀景平台          從紗帽山頂點俯瞰中山樓       對面七星山腳下遊客中心
    飽覽眼前群峰之後,循著大埔登山口方向坡道下山,一會兒到達日治時期所建的太子亭遺跡處。原為四角石柱的四方亭目前所見只剩兩根而已,中間有一圓形平台,正好可供登山客邊休息邊享用餐點。這裡據說,大正十二年(1923)日本裕仁天皇(昭和)在當皇太子來台巡視時,準備做為爬紗帽山休息品茗之用,是否屬實頗令人存疑。
    走在紗帽山步道回程的下坡迂迴曲折路段,方才印證「上山容易下山難」的意境,還好今天老天賞臉,否則陰雨路滑會有多悽慘。在大片陰濕林下,常可觀賞到又稱樓梯草的「冷清草」,據吳老師指點,將它的葉子貼近手心會感覺一股涼意,過去在地原住民常作為消腫止痛、清熱解毒的藥材,可以說非常珍貴。
    我們抵達大埔登山口,算是走完全程。在這裡接陽投公路(紗帽路),對登山客而言,交通是一大考驗。
   
        日治所建的太子亭遺跡        珍貴的消炎藥材-冷清草       位於陽投公路的大埔登山口
    結束紗帽山步道(或古道)之行程,在大埔登山口處並沒有公車站牌,而且班次也不多,我們只好一部分學員往陽明山公車總站徒步前進,一部分沿公路下山抵公車站牌,等候山區公車的到臨。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