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中意山林 Liking Mountains
關於部落格
凡走過的地方都會一再的回味,先從您生活的周圍環境開始探究,再展延到郊外,自然生態的美妙總會讓您有不一樣的感覺。
  • 2481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20140919_基隆港中正公園二沙灣炮台探遊

    往前再走幾步路,擺置的武器裝備更讓我震撼。高聳天空的是「海軍貴陽艦主桅」,旁邊是「錨」及「螺旋槳」,令我耳目一新。所展示的「勝利女神飛彈」導向遠方執行保疆衛土任務,是民國48年(1959)自美國引進的高空攔截飛彈,一直是陸軍飛彈部隊主力。蓄勢待發的「F-104G星式高空戰機」靜靜地等待凌空號令,一展傲人雄姿。
     
      役政公園海軍貴陽艦主桅展示  役政公園勝利女神飛彈展示  役政公園F-104G星式高空戰機展示

    之後來到鄰近的「二二八和平紀念碑」,這是一座就像「西洋蠟燭」造型的紀念碑,基隆市政府於民國84年(1995)9月30日建立的。碑文於民國92年(2003)2月28日鑲嵌在紀念碑前,詳述史實供民眾瞭解與憑弔。過了紀念碑,就進入中正公園海門天險前廣場,這是二沙灣砲台的入口。在入口處直立著一級古蹟解說牌,略述:1840年(道光20年)鴉片戰爭爆發,英軍意圖入侵臺灣,臺灣道姚瑩以雞籠港口寬深,乃根據地形,在境內正對港口之二沙灣山上,建造礮臺,設大小礮墩八座,礮臺城門上嵌有「海門天險」石刻方匾,派兵駐守,翌年8月,英軍果然來犯,總兵達洪阿率兵擊沈英艦,俘虜多人,至1843年(道光23年),英軍屢犯屢敗,終不得逞。後1884年(光緒10年),中法戰爭發生,法軍攻打雞籠,二沙灣礮臺被毀,但城門、城牆仍甚完整。到了1895年,日人來臺後不久,因整體戰略思考的變遷,二沙灣礮臺便荒廢不用至今。
    1885年(光緒11年)中法停戰後,二沙灣礮臺經當時臺灣巡撫劉銘傳派軍重建。二沙灣礮臺為中國近代城堡式礮臺,從二沙灣山上居高臨下,基隆港口情勢一覽無遺。日治時期礮臺被列為軍事要塞,二戰後歸國民政府軍方管轄,因年久失修而被人遺忘。直到民國64年(1975)經人從草莽中再度發掘出來,歷經8年,於72年(1983)方始列為國家一級古蹟。其間經過68年(1979)及78年(1989)兩度的修護,方才以今日的面貌問世。
     
    中正公園二二八和平紀念碑  二沙灣砲台海門天險前廣場全景     海門天險前廣場二沙灣砲台入口

    海門天險有東、北二個砲台,屬於「高地砲台」之「抱山式砲台」,東砲台防守基隆港外海,北砲台防守基隆港內海。我按路標指示首從東礮臺進入,在四方形礮臺區內有一門大砲,是後膛鋼砲的8吋「阿姆斯壯大砲」仿製品,經按裝在原有砲位,附屬其旁的建物是「彈藥庫」,砲管正對的方向可清楚看到基隆嶼海面。
    安置火砲和砲架的砲基呈半圓形狀,水泥平台像似修護時添建的。作為儲存彈藥的彈藥庫內部平面呈「回」字形,整體「半地下室」型態係由石條砌成的,上面原覆蓋的平頂因已崩塌不復見,但仍可看到痕跡。彈藥庫的牆面有一小拱型窗,作為輸送砲彈的遞彈口。
     
       二沙灣砲台東礮臺阿姆斯壯大砲  二沙灣砲台東礮臺彈藥庫   東礮臺砲口面對基隆嶼海面

    繞過東礮臺即進入北礮臺,在四方形礮臺區內也有一門後膛鋼砲的6吋「阿姆斯壯大砲」仿製品,經按裝在原有砲位,附屬其旁的建物是「彈藥庫」,砲管正對的方向可清楚看到基隆港灣。回想當時,基隆港進出的船艦都在其火礮控制範圍。 
    北礮臺的結構體看起來與東礮臺相似,唯在彈藥庫上方有一機槍陣地,呈馬蹄形狀,安置一尊傳統型式的鐵砲模型,可能是後來增建的防禦工事。
     
       二沙灣砲台北礮臺之砲台區     二沙灣砲台北礮臺彈藥庫    北礮臺砲口面對基隆港灣

    從北礮臺往營盤區通道門牆走出來,有一僅存半月形砌石的廢棄古井。依其設置位置推斷,並非作為駐軍飲用的水源所在,應是作為礮身冷卻所用的消防用水。
    再往前方步道走過去,可看到三座孤伶伶的古墓,是昔日陣亡兵勇的墳墓,由碑題「銘字中軍」字樣當可見證是劉銘傳駐軍。我特別低頭仔細看墓碑的字跡,可惜都已經模糊難辨。但其中有一墓碑的「河南」與「光緒」字樣還可辨識,今日大家都稱他們為「河南勇」。我拜讀過Tony的網誌文章,他對「河南勇」有點存疑,他稱當時駐軍以「湘軍」為主,理應是「湖南勇」才對,可能是福佬話之誤,也可能是駐軍中真有少數河南籍兵勇。今日不管歷史怎樣描述,客死他鄉的兵勇只能靜靜地躺臥在這裡一百多年,無語問蒼天。
     
           二沙灣砲台之古井                       二沙灣砲台之古墓

    在東、北礮臺之間有一相當寬闊的大階梯,由標示牌顯示,共有69階,是礮臺與營盤區的聯絡通道。是一可容納多數人跑上跑下的陡坡石階,回想當時若有戰事,調動兵員既方便又快速。今日由上而下真有點難走,若遇天雨濕滑應該更慘。
    當時將東、北兩礮臺設在臨海的山頭,將營盤區設在低處背海面的凹地谷底,這種佈局使敵艦炮彈只能落在山面,不易落在營盤區內,充分展現絕頂的地形戰術,易守難攻。現在營盤區內遺有數段牆垣,兵房都已蕩然無存,只留下牆基供人憑弔。
     
            二沙灣砲台之營盤區大階梯               二沙灣砲台之營盤區營牆

    放眼營盤區四周,這種堡壘可謂宏偉,而最特別之處就屬營門的城樓。我從大階梯下到營區,再從城樓右側梯道爬上樓頂,視野寬闊,整座二沙灣砲台幾乎沒入叢林之中,而基隆港灣依然在望。
    這座城樓是以砂岩疊砌而成,當漫步穿過拱形城門,兩側牆壁上仍然留有壁孔,應該是穿插關門方木的鑿孔。在城門的上方及左右兩側營牆上建有凹凸的小牆,名叫「雉堞」,用以掩護射擊,增強防禦能力。
    步出營門抬頭仰望,門額上「海門天險」四個大字就是那麼顯目,真正道出捍衛北臺灣門戶的精神。這裡的門額題字只見簡簡單單四個大字,並沒有落款,似乎不像劉銘傳的作風。我在淡水滬尾砲台城門所看到的門額「北門鎖鑰」題字,就有「合肥劉銘傳題」落款字樣,讓我不得不猜測可能是道光年間台灣道姚瑩所題。
     
  二沙灣砲台營門之城樓      二沙灣砲台之海門天險牆垣雉垛       二沙灣砲台營門之海門天險城門牌匾

    我從「海門天險」城門的左側小徑轉入山林步道,入口處立著「往十八羅漢洞」路標,步道曲折,盡在林蔭蔽天之下。我直覺認為一路走下去應該可以通往基隆港方向,果然沒錯,這條步道的盡頭處與中正公園內道路相通,回頭一望草地上還立著一塊岩石,鐫刻著「串珠步道」四個大字。
    由此右轉幾步路的地方,居然矗立著一座四面佛,方圓的神壇與基隆港方向的山脈遙遙相對。從其右側可俯瞰基隆港灣的高架道路與貨櫃吊臂機具,更遠方向是基隆嶼。依路標前進,我從其左側階梯下到中船路上,轉接中正路後,再往基隆火車站前進。
     
          中船路上方山坡之四面佛                    從四面佛俯瞰基隆港

    回到基隆港灣,皇家加勒比海遊輪海洋航行者號(Voyger of the Seas)正緩緩駛離基隆港遊輪碼頭,而我也完成今午愉快的二沙灣炮台探遊旅程。
            皇家加勒比海遊輪海洋航行者號(Voyger of the Seas)駛離基隆港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