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中意山林 Liking Mountains
關於部落格
凡走過的地方都會一再的回味,先從您生活的周圍環境開始探究,再展延到郊外,自然生態的美妙總會讓您有不一樣的感覺。
  • 24219

    累積人氣

  • 15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20141108_我們一塊踏尋霧社事件的人文史蹟

    進入霧社地界,在道上立著「歡迎蒞臨仁愛鄉」招牌,其對面也立著一塊解說牌,詳述在這裡發生霧社事件的始末。這處霧社事件發生地當時是「霧社公學校」,目前做為台電萬大發電廠第二辦公室。因不堪日本官吏長期的欺壓,日治昭和5年(1930)10月27日莫那·魯道率領族人趁日人舉辦霧社運動會時發動攻擊,讓日人死傷無數。抗日事件爆發震驚總督府,日方於是展開大規模軍事行動,造成慘絕人寰、可歌可泣的歷史悲情事件。
    日本率大批軍警進攻霧社,於同年10月31日佔領馬赫坡社其他部落,莫那·魯道反抗軍只好退守其部落馬赫坡社。隔2天(11月2日) 馬赫坡社也被佔領,即退入溪谷,利用懸崖絕壁進行地勢作戰。不料,日本軍警違反人道,於12月5日竟施用「糜爛性毒氣彈」(路易斯毒氣彈),莫那·魯道見大勢己去,在退守山洞裡舉家結束生命。
    民國59年(1970),行政院內政部發出褒揚令,對莫那魯道的抗日事蹟加以褒揚。今天我們來到霧社莫那魯道紀念公園,牌樓上書寫著「碧血英風」四個大字,讓今人緬懷其抗日英烈事蹟。進入公園的右側立著一座「霧社原住民抗日群像」之雕塑,對原住民抗日事蹟表達深深敬意。
     
        霧社事件解說牌(霧社公學校所在)   莫那魯道公園「碧血英風」牌樓    霧社原住民抗日群像之雕塑

    日治昭和8年(1933)莫那·魯道的遺骸被發現,旋即移入臺北帝國大學作為人類學研究標本,並被「借展」。民國62年(1973) 10月27日在霧社事件43週年的日子,莫那·魯道遺骸從臺灣大學迎回霧社,安葬在霧社事件紀念公園中。
    當我們一腳踏入霧社事件紀念公園,迎面正氣凜然的塑像就是「莫那·魯道」,其後是黄杰將軍所題「霧社山胞抗日起義紀念碑」。莫那·魯道墓園在紀念碑後方,吳老師輕描淡寫說出莫那·魯道的其人其事,讓我們更加瞭解史實。
    民國63年(1974)3月5日所立的「莫那魯道烈士之墓」銘文這樣寫著-烈士於民國前三十九年出生,為霧社馬赫坡社世襲頭目。在民國十九年霧社抗日事件中,領導抗暴壯烈成仁。其堅貞不屈之志節,足為青年楷模。謹誌墓前以昭忠魂,以勵來茲。
     
                         莫那魯道正氣凜然的塑像              霧社山胞抗日起義紀念碑與莫那魯道墓園

    每年入冬到初春季節,霧社地區雲霧瀰漫,漫山遍野櫻花盛開,一片鮮紅花海,日治時期得有「櫻都」之盛名。這裡是前往清境、廬山及奧萬大的中繼站,可俯瞰碧湖的山光水色。我們由此繼續往莫那·魯道的原鄉「廬山」(即賽德克族馬赫坡社部落) 挺進,途經「雲龍橋」的壯麗峽谷。
    雲龍橋橫跨濁水溪主流河道,連接仁愛鄉兩岸的春陽村與精英村,廬山溫泉就在精英村,是必經橋樑。據稱最早的竹搭小橋是由「德克達雅人」所建,族人稱為「斯固橋」。日治時期改建為鐵線橋,當時稱作「斯克鐵線橋」,後因爆發霧社事件,被莫那·魯道切斷,後來日本人再修復。原「斯克鐵線橋」我們稱它為雲龍舊橋,目前僅存橋頭依然屹立,高聳的橋頭上仍可看到「雲龍橋」三個模糊字跡,我們從橋邊所立石碑即可瞭解修建新橋時的石刻記錄。
    今日所見的紅色鋼樑拱橋是民國74年(1985)7月所建,就在原「斯克鐵線橋」側邊,屬於臺14線道。新建雲龍橋全長134公尺,橋面與河床落差高達97公尺,拱形結構設計為其主要特色,而矗立在橋頭兩邊的賽德克族勇士塑像更具代表性。兩尊不同樣貌的泰雅族人石像,分別代表日治時期合力抗日的泰雅族斯克社和波亞倫社的兩社原住民。
      
                 屹立的雲龍舊橋橋頭        壯麗的雲龍新橋拱形鋼樑      橫跨濁水溪主流河道的峽谷

    瀏覽橫跨濁水溪主流河道的峽谷景色後,我們往廬山繼續前進,抵達後即依吳老師安排進住廬山溫泉區的「夏都溫泉Spa飯店。來到這處溫泉觀光地區我心中存在著兩個疑問。其一、經過幾次山洪爆發的土石流重創,南投縣政府不是於民國101年(2012)5月31日公告廢止廬山溫泉區,要求居民遷村嗎?詢問飯店人員方知「只見樓梯響不見人下來」,因此溫泉業者繼續經營,唯獨早年已經建好的公共停車場廢棄不用。其二、溫泉水是否可以飲用?飯店人員告知,此處溫泉屬於中性碳酸氫鈉泉,水質清澈,可飲用亦可直接沐浴,不用如北投溫泉浴後應再以自來水沖洗。
    著名的廬山溫泉吊橋就在夏都溫泉飯店出門左側,橋頭開著一家「櫻花麻薯」, 剛出爐的餅口味獨特吸引頗多觀光客的青睞。走在搖晃的吊橋上,乾涸的溪底可見裸露的岩塊,好像仍有土石流遺跡的感覺,令人對岸邊的溫泉飯店有些許擔心。經過吊橋另端的老街,已經有假日人潮的樣子,土特產店叫賣聲不絕於耳。派出所門前貼著一幅詳細遊覽地圖,指引旅遊景點道路方向。再往前幾步路,回望溪谷的另一端,溫泉飯店林立,山巒下就是十餘層樓的夏都溫泉飯店。
     
             廬山溫泉吊橋頭「櫻花麻薯」   吊橋下乾涸溪底的裸露岩塊     從步道遠眺林立溫泉飯店

    接著行程由吳老師引領我們沿著「馬赫坡古戰場步道」踏尋有關莫那·魯道的史蹟。眼前右側有一厝廢棄的日式房子,是昔日的蔣公行館,古樸造型令人好奇。左側有一座「警光亭」,引人注目的是一旁的「女黥面石像」。鯨面是賽德克(Sdeiq)族很多傳統文化的一種,部落女性的紋面除了美觀外,代表的就是善於織布,也表示已經13歲可以結婚了。
    在「警光亭」前有一塊立碑,名為「富士溫泉湧出碑誌」,字跡模糊,相信是日治時期遺留下來的,有被刻意刮除痕跡。我們以這裡為起點,繼續向目的地前進。
     
                    廢棄的蔣公行館         警光亭旁賽德克族女性鯨面   警光亭前富士溫泉湧出碑誌

    在馬赫坡古戰場步道入口處,我們看到一座地熱井,目前好像沒在使用。繼續前走是一緩坡水泥道路,經過幾個彎道,路左側又看到一座「男黥面石像」,一旁立牌寫著「馬赫坡遺址」,可知這個廣大區域內都是昔日的馬赫坡部落所在地。從這個地方往前方山腳看下去,林立的廬山溫泉飯店歷歷在目。再往近處下方看,一窪窪菜圃都已經收割殆盡,可知這裡是原住民高冷蔬菜種植區。
     
               馬赫坡步道入口處地熱井     馬赫坡步道「男黥面石像」   馬赫坡步道的高冷蔬菜田窪

    終於來到莫那魯道紀念館,方圓地區是莫那·魯道的故居地,前方立著一塊石刻,鐫刻著「抗日英雄莫那魯道紀念碑」字樣,供後人追思憑吊。進入內堂供奉著「莫那魯道 開山先靈 將軍府」神位,是族人對抗日英雄由衷的景仰。當初族人退守馬赫坡,敵不過日軍警大隊的追擊,或死或傷,並相繼自縊殉族。莫那·魯道最後與幕僚四十餘人集體壯烈成仁的岩窟就在馬赫坡溪上游,是一處天然要塞,附近斷崖屏障地形極為險要,經人指點大致在紀念館後方的遠處隱密叢林。
     
                吳老師立於莫那魯道紀念館    莫那魯道開山先靈將軍府神位  馬赫坡溪上游壯烈成仁岩窟

    走下莫那魯道紀念館,我們沿著古戰場步道繼續前進,吳老師手指遠方一處台地告訴我們,那處就是馬赫坡古戰場所在地。途中遇到一位騎乘機車的族人,吳老師停下腳步跟他閒聊,並介紹我們認識,原來是前任的鄉長,對推動莫那·魯道人文史蹟不遺餘力。我一時好奇問說馬赫坡古戰場到底在那裡,答說現在所走的步道都是昔時抗日的古戰場。來到步道盡頭,有一名為「沙庫斯露營區」,是將古戰場轉型為提供遊客露營、泡湯、品茗的遊樂場所。
     
               馬赫坡古戰場所在地        馬赫坡古戰場所在地步道     步道盡頭的沙庫斯露營區

    從馬赫坡古戰場所在地折回到莫那魯道紀念館,往右行,來到馬赫坡社部落的茅屋,大家在茅屋前合照後下山,然後回到廬山吊橋邊一同逛街娛樂。
                                                         馬赫坡社部落的茅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